班彪
班彪,字叔皮。扶风安陵(今陕西咸阳东北)人。出生于官宦世家,从小好古敏求,与其兄班嗣游学不辍,才名渐显。西汉末年,为避战乱至天水,依附于隗嚣,欲劝说隗嚣归依汉室,作《王命论》感化之,结果未能如愿。后至河西(今河西走廊一带 ) , 为大将军窦融从事 , 劝窦融支持光武帝。东汉初,举茂才,任徐县令,因病免官。班彪学博才高,专力从事于史学著述。写成《后传》60余篇,斟酌前史,纠正得失,为后世所重。 班彪(3~54),东汉史学家、文学家。字叔皮。扶风安陵(今陕西咸阳)人。《汉书》作者班固的父亲。家世儒学,造诣颇深。西汉末年,群雄并起,隗嚣在天水拥兵割据,他避难相随,后至河西,为大将军窦融“画策事汉”。经窦融推荐,被汉光武帝征召,任为徐县令。不久因病免官,专心史籍。晚年任望都长。

人物生平

班彪出身于汉代显贵和儒学之家,受家学影响很大。

 

幼年从兄班嗣一同游学,结交很广。二十多岁时,农民起义失败,群雄割据,隗嚣拥众割据于天水,因避难而从之。

 

因隗嚣固执己见,顽固地割据称雄,班彪只能离去,投奔河西窦融,颇受窦融器重,任为从事。他为窦融划策,归顺刘秀政权,总西河以拒隗嚣。这对东汉统一是有功的。光武帝(刘秀)闻知其才,召见了他,举茂材,任

为县的长官,又为司徒掾。班彪时有奏言,对时政多所建议,如《复护羌校尉疏》、《上言选置东宫及诸王国官属》、《奏议答北匈奴》等。

 

班彪专心于史学,尤好汉代史。汉武帝时,司马迁撰写了一部史书(后来称《史记》),从传说中的黄帝写到当代汉武帝,后事缺而无录。后来褚少孙、刘向、刘歆、冯商、扬雄等十多位学者都曾缀集时事,或补或续之。班彪认为续作“多鄙俗”,不足以踵继司马迁之书。于是继续采集西汉遗事,又旁贯异闻,作《后传》数十篇。此书是续《史记》之作,但“不为世家,唯纪、传而已”。

 

《后传》原书已佚,其内容想已多为《汉书》汲取,只是无法辨认清楚了。今《汉书》的元帝、成帝二纪及韦贤、翟方进、元后三传的《赞》,还保留有班彪的史论文字

 

班彪曾作《前史略论》,详论以往的史学得失,实为撰写《后传》有所借鉴和改进。他简要地追述了先秦秦汉之际的史官和史籍,着重评论司马迁所著《史记》的内容、体裁、体例和思想。他说:“迁之所记,从汉元至武以绝,则其功也。”“然其善序事理,辩而不华,质而不野,文质相称,盖良史之才也。”充分肯定了司马迁的史才。但又评道:“其论述学,则崇黄老而薄《五经》;序货殖,则轻仁义而羞贫贱;道游侠,则贱守节而贵俗功:此其大敝伤道,所以遇极刑之咎也。……诚令迁依《五经》之法言,同圣人之是非,意亦庶几矣。”这对司马迁的异端思想极尽讽刺,表明了他的正宗观点,自然也是他写《后传》的指导思想。《前史略论》是中国古代较早的一篇史学论文,可谓儒家正统史学观点的代表,在中国史学理论史上占有一定的地位。

 

班彪的历史思想和史学思想,对班固和《汉书》有直接而深刻的影响。

 

 

《北征赋》

 

原文

 

余遭世之颠覆兮,罹填塞之阨灾。旧室灭以丘墟兮,曾不得夫少留。遂奋袂以北征兮,超绝迹而远游。

 

朝发轫於长都兮,夕宿瓠谷之玄宫。历云门而反顾,望通天之崇崇。乘陵岗以登降,息郇邠之邑乡。慕公刘之遗德,及行苇之不伤。彼何生之优渥,我独罹此百殃。故时会之变化兮,非天命之靡常。

 

登赤须之长坂,入义渠之旧城。忿戎王之淫狡,秽宣后之失贞。嘉秦昭之讨贼,赫斯怒以北征。纷吾去此旧都兮,騑迟迟以历此。遂舒节以远逝兮,指安定以为期。涉长路之緜緜兮,远纡回以樛流。过泥阳而太息兮,悲祖庙之不脩。释余马於彭阳兮,且弭节而自思。日晻晻其将暮兮,覩牛羊之下来。寤旷怨之伤情兮,哀诗人之叹时。

 

越安定於容与兮,遵长城之漫漫。剧蒙公之疲民兮,为彊秦乎筑怨。舍高亥之切忧兮,事蛮狄之辽患。不耀德以绥远,顾厚固而缮藩。首身分而不寤兮,犹数功而辞諐。何夫子之妄说兮,孰云地脉而生残。登彰隧而远望兮,聊须臾以婆娑。闵獯鬻之猾夏,吊尉邛於朝那。从圣文之克让兮,不劳师而币加。惠父兄於南越兮,黜帝号於尉他。降几杖於藩国兮,折吴濞之逆邪。惟太宗之荡荡兮,岂曩秦之所图。

 

隮高平而周览,望山谷之嵯峨。野萧条以莽荡,迥千里而无家。风猋发以漂遥兮,谷水灌以杨波。飞云雾之杳杳,涉积雪之皑皑。雁邕邕以羣翔兮,鵾鸡鸣以jiejie(口齐)(口齐)。游子悲其故乡,心怆悢以伤怀。抚长劒而慨叹,泣涟落而沾衣。览余涕以於邑兮,哀生民之多故。夫何阴曀之不阳兮,嗟久失其平度。谅时运之所为兮,永伊郁其谁愬。

 

乱曰:夫子固穷,游艺文兮。乐以忘忧,惟圣贤兮。达人从事,有仪则兮。行止屈伸,与时息兮。君子履信,无不居兮。虽之蛮貊,何忧惧兮。

 

译文

 

我遭遇这动荡的时代啊,就像被困在这堵塞的路上。从前的家被毁为丘墟啊,简直是片刻也无法停留。因此挥袖北征啊,漂泊到这没有人际的遥远地方。

 

早晨从长都出发啊,晚上住在瓠谷的玄宫。经过云门回头望,瞭见了高高的通天台。爬上翻下登上了大山岗,歇息在郇邠的村落。仰慕公刘留下的美德啊,连路傍的野草也不能伤害。这天空为什么乌云密布,偏偏地让我遇上这百般的祸殃。是因为形势在突变啊,不是法度不正常。

 

爬上了赤须的长坡,进入义渠的旧城。怨恨戎王的邪恶,鄙薄宣后的不贞。赞美秦昭王讨贼,愤怒地北征西戎。离开旧都我心烦乱,让车马慢慢地走过去。渐渐地加鞭消失在远处,直至到了安定为止。路长长延绵不断啊,跋涉在屈折的远方。经过泥阳叹息啊,伤心祖庙没有人修葺。在彭阳放开了我的马,又停车暗自思量。太阳昏昏天将傍晚,看着牛羊已经下山。感悟旷夫怨女的伤情啊,悲痛诗人此时的叹息。

 

越过安定缓缓的前行,沿着长城漫漫的征途。埋怨蒙恬过分的劳民啊,为了强秦筑长城与民结怨。舍弃赵高胡亥叛逆的近犹不顾,却从事防备蛮狄远方的外患。不发扬道德安抚远方,却重视边防工事的牢固。头与身子分家仍不觉醒啊,还在历数功劳而不肯认罪。何苦蒙恬要狂言胡说啊,什么修长城断了地脉。登上了彰城的烽火亭啊,姑且恣意的放纵。感伤匈奴祸乱华夏啊,悼念邛都尉在朝那被杀。自汉文帝圣明能让啊,不用劳师征伐而以货币安抚。召南越父兄施与恩惠啊,使南越王去帝号称臣报答。孝文帝赐几杖与藩国啊,平息了吴濞的叛逆邪念。那汉文帝的广阔王道啊,当年的秦国岂能够设想。

 

登上高平四面环望啊,浏览山谷高峻的峰峦。四野寂寥而空阔啊,远千里没有人家。疾风刮来漂摇啊,谷水灌注扬波。穿梭在飞来的茫茫云雾中,跋涉在满山皑皑的白雪里。大雁邕邕高叫着群飞,鵾鸡喈喈齐声合鸣。游子哀思故乡,内心犹怀悲伤。抚摸长剑而叹息,泪水涟涟下沾衣。揩涕泪抽噎,哀民生多难。天为什么总是阴沉不晴啊,叹长期没有正常的法度。确实是时势所造啊,深深地幽怨像谁倾诉。

 

尾声:孔子说安守困穷,游于文章典籍吧。乐观忘忧是圣贤啊。通达的人,做事守法则啊。可行即行,可止即止。该屈就屈,该伸就伸,省时度势,顺应时势。君子履行忠信之道,没有不可居之地。虽在蛮貊之地,又有什么忧惧呢。

 

《览海赋》

 

    余有事於淮浦,览沧海之茫茫,悟仲尼之乘桴,聊从容而遂行,驰鸿濑以缥鹜,翼飞风而回翔,顾百川之分流,焕烂漫以成章,风波薄其裔裔,邈浩浩以汤汤,指日月以为表,索方瀛与壶梁,曜金璆以为阙,次玉石而为堂,蓂芝列於阶路,涌醴渐於中唐,朱紫彩烂,明珠夜光,松乔坐於东序,王母处於西箱,命韩众与歧伯,讲神篇而校灵章,原结旅而自讬,因离世而高游,骋飞龙之骖驾,历八极而回周,遂竦节而响应,忽轻举以神浮,遵霓雾之掩荡,登云涂以凌厉,乘虚风而体景,超太清以增逝,麾天阍以启路,辟阊阖而望余,通王谒於紫宫,拜太一而受符。  

 

 《冀州赋》

 

   夫何事於冀州,聊託公以遊居。歷九土而觀風,亦慚人之所虞。遂發軫於京洛,臨孟津而北厲。想尚甫之威虞,號蒼兕而明誓。既中流而歎息,美周武之知性。謀人神以動作,享烏魚之瑞命。贍淇澳之園林,善綠竹之猗猗。望常山之峩峩,登北嶽而高遊。嘉孝武之乾乾,親飾躬於伯姬。建封禪於岱宗,瘞玄玉於此丘。遍五嶽與四瀆,觀滄海以周流。鄙臣恨不及事,陪後乘之下僚。今匹馬之獨征,豈斯樂之足娛。且休精於敝邑,聊卒歲以須臾。